我们家的读书故事

陇上风情   01月30日

莎士比亚说:“书籍是全世界的营养品,生活里没有书籍,就好像大地没有阳光;智慧里没有书籍,就好像鸟儿没有翅膀。” 这是我们全家人的共识,我们一家人都爱读书,风格各不相同。

我爱读古典文学、散文、军事历史题材的书,读书侧重于知识性、文学性。读过的古典文学有:《论语全书》《老子绎读》《吕氏春秋》《韩非子》《古文观止》等;读过的历史题材有:《*共产党历史》《毛泽东选集》;军事题材的有:《三国演义》《孙子兵法》《论持久战》等。我还读了大量名著,如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《平凡的世界》《白鹿原》等。我有写读书笔记的习惯,尤其读古典名著时,先读原文,然后看译注,再看相关的评论文章,读得特别仔细。

近年来,我又热衷于读本土作家的书,如武永宝的黄河三部曲《虎豹口》《黄河远上》《西部国风》,虽说读过好几年了,但里面鲜活的人物陈鹅头、剌英、狼咬、党黑木仍记忆犹新,我为作者渊博的历史知识、炙热的家国情怀而深深感动,常常掩卷良久,不能自己;武优善的姊妹篇《古道西风》《大河北流》,我是一边翻阅地图一边追寻着丝绸古道的驼铃声而读的;陈建平的《甘肃党史人物——欧化远》《范振绪》史诗般地描写,再现本邑先贤的传奇人生,平添几分靖远儿女的自豪感;李艳艳的时事热点评说,文笔犀利,读着过瘾;李晓老师的诗淳朴里不乏高贵,豪放间流露婉约;读丁晓丹的诗、甘永平的词,就像喝一口老窖,总有良久的回味;王庆才的《阴山》视角独特,构思巧妙,我是在《白银晚报》连载时一章不落读完的;还有杜金泉的《屈吴》、杜进明的《我行我诉》…… 万亚林的诗、王娅丽的散文、赵永娟的小说透漏着清新的现代气息,使人眼前一亮;张兆瑞的诗率真、陆建华的随性……最近陈建平老师“平之晨语”、吴映寰的“乌兰晨语”、鹿鸣诗社微刊我是每期必读,常常读过之后情不自禁蹦出一个字的评价——好!读到特别上乘佳作时,还能蹦出三个字的评价——有味道!一路读来,欲罢不能! 近期的读书计划是,读周玉林老师的《甘泉有约》、读牧羊人何东的《老龙湾传奇》、读“平堡莫言”杨珺明……

读书多了,也就有了创作的欲望,受小学启蒙教育的影响,我把写作的对象主要放在写家乡、写亲人、写身边的人和事上,定位于热爱家乡、热爱生活上。曾有一段还没开始就要结束的尴尬,进入了写作的枯竭期,纠结于自己的“小范围”和“局限性”不能突破。通过阅读本土作家的作品,我提高了认识,甩掉了包袱。本土作家的字里行间,无不是对家乡文化历史的挖掘、对先祖功德的缅怀,他们对脚下这片热土的热爱,对黄河母亲的讴歌,激情飞扬、荡气回肠……高财庭的高巷,武永宝的靖远黄河,武优善的黄河大拐弯处,宋育红故乡流过的河,陈建平的娘舅家,就像鲁迅有他的“鲁镇”,沈从文有他的“边城”,莫言有他的“高密”,贾平凹有他的“商州”一样,故乡永远是作家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源泉,正如苏震亚先生在“乡味儿·平堡”首届金秋笔会上所说,牵扯“乡味儿”之文学,是上连远古下接未来的永远主题,之于灵长目类,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话题,是我们一生的价值所在,它比黄金还金贵的分量本能自然地存在着,如果你还没把他引入写作的血脉笔意,只能说明你距离文学的高度还远、作家的真实还远。

如果说,中外名著是高高在上的启明星的话,那么本土作家的作品犹如一盏心灯,更接地气,读来使我热血沸腾,更有一种切肤之疼。 这些年,我把笔触一直放在四十里一道滩的人和事上,在《*税务》《甘肃日报》《甘肃政协》《甘肃经济日报》《甘肃税务》《白银日报》《白银文学》《金凤凰》《乌兰》等刊物发表作品百余篇,三十多万字。2009年加入白银市作家协会, 2016年当选白银市作协理事。

我爱读书,妻子更爱读书!妻子的读书面很广、很杂,小说、散文、杂文、剧本;*的外国的,她都喜欢。妻子还爱读有关医学小常识的、生活小常识的、编织的、演讲的、按摩的、养花的、做菜的,可谓五花八门、应有尽有。妻子读书侧重于故事性、趣味性。妻子的记忆力很强,读过的小说有:《第二次握手》《林海雪原》《红岩》《穆斯林的葬礼》《简爱》《飘》《巴黎圣母院》《战争与和平》等等。妻子的读书随意性很强,比如就在莫言获诺奖的那段时间,她花了一个多月时间,几乎读完了莫言的所有作品。妻子读书很投入,她很快就进入故事情节中,随着主人公命运的变化,时而咬牙切齿、时而忍俊不禁,时而泪流满面。一本好书在手,妻子可以忘记吃饭,忘记睡觉!妻子喜欢读侦探小说,她说读侦探小说可以挑战人的思维能力,提高对细节的观察能力。我写的每一篇文章,妻子都是第一读者,我都会认真听取妻子的修改意见,一起共同探讨再定稿。儿子问过妈妈,你读过这么多的书,怎么不自己写?妻子说,读书是享受,写作太辛苦,咱们家有你爸辛苦就够了!

儿子很小的时候就有好多少儿读物:一套《春》《夏》《秋》《冬》共计四册,每天一个小故事;《365天》也是一天一个小故事。每天晚上儿子都要和妈妈“讨价还价”,儿子说读十个,妈妈说读五个,最后达成一致读七个,这样的戏码几乎天天上演。读的次数多了,有时候妈妈读错一个字儿子都要纠正出来。妈妈说你都背会了,还听?儿子说就要听就喜欢听!儿子觉得故事的内容很有趣!后来儿子上学了、识字了,儿子拥有了自己的藏书:《龙珠》《哈利波特》《安徒生童话选》《*少儿科普百科全书》(4册)《成语故事》等,儿子的小伙伴最喜欢到我们家来玩,因为儿子藏书多,在这里他们能看到想看的书。儿子小学三年级就有了新华书店的读书证,回想起来那时读的不少名人传记,潜移默化的影响了儿子的价值观。而到了周末我们一家人都要到书店度过愉快的时光。记得儿子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参加全市“小小税务宣传员”征文比赛,获奖并参加了夏令营活动,市税务局还给儿子量身定做了一套税务制服!大姐给儿子买了一本《少儿简笔画》、一本《折纸》,儿子很喜欢,儿子每天都要画一画、折一折。简笔画中主要是各种动物,虽然寥寥几笔,但很形象;《折纸》中内容比较丰富,有动物、有武器,还有一些其他的,有简单的比如鸽子,有很复杂的,这时候儿子就和我们一起动手,比如武器套武器的那种。这两本书不但锻炼了儿子的动手能力,还提高了儿子的想象能力。上了中学,由于学业繁重,读书时间少多了,儿子只能看一些报刊杂志,每期的《读者》是儿子的最爱!上了大学,儿子又能挤出更多的时间,阅读一些文学作品,如村上春树、莫言……儿子读书的面更广、更深了。如今,儿子在天津大学读研,儿子又喜欢上了英文原著,《哈利波特》让儿子感受到JK罗琳的天才想象力,也让儿子回忆起小时候读少儿版《哈利波特》的乐趣。

我爱读书,我们这个大家庭都爱读书。 我们姊妹四人全爱读书,我和弟弟同时荣获首届“靖远县文艺奖”,在我们这个小县城一时传为佳话;2006年《白银日报》创刊二十年征文比赛中,我和妹妹同时获奖;我们家大姐读书最杂,藏书也最多,用在读书的时间也最多,宗教、哲学,科技、文学无所不读,《约翰克里斯多夫》《傅雷家书》是她的最爱,外甥受妈妈影响,一所名校硕士研究生毕业,英语底子好,常常读英文原著。侄子(广州一所985大学大二学生)和外甥女(上海一所重点大学大一学生)也爱读书,儿子的藏书都让他们“淘”光了。外甥女也喜欢写作,她今年荣获靖远县文联举办的“爱我大美靖远·共享青山绿水”征文大赛二等奖,是成人组年龄最小的,刚刚参加完高考的她本应参加中学生组的。

我们这个大家庭,逢年过节大团圆时,没有麻将扑克,没有划拳行令,更像志同道合的朋友相聚,交流读书感悟,探讨写作心得,俨然一场文学作品研讨会,有时争论还挺激烈呢!由于大姐、妻子读得书多,欣赏水平高,妹妹又是语文老师,常常我挨得“批评”最多……兄弟姊妹的批评最真诚、最精准,每次争论后我都有不少收获。

我们家有大量的藏书,如《世界名著宝库》12本、《中华名人大传》(4本)《上下五千年》(10本)*四大名著、各种文学作品选集等,我还有很多本土作家的签名赠书,如高财庭的《北方的槐》,宋育红的《故乡流过一条河》,李明礼的《岁寒三友》,金文兴的《天山雪恋》,李晓的《桃李春晓》,万国钰的《黄河之子》,李慧的《白银文化人物散记》,李燕燕的《花开有声》,王道云的《蝴蝶飞舞》,陈怀彦的《过年》,韦来宝的《新闻体验》,周志权的《刻的方式》,毓新的《女儿谣》,王凌伯的《春雨》,霍庆芳的《走进黄河石林》,李志的《无悔的选择》《蜕变》……装满了整整两个大书架,这是我的全部藏书。我对签名赠书格外喜欢倍加珍惜,因为她独一无二!

我们家的人都爱读书,没上过学的老娘也认识好多字呢!因为一大家人都爱读书,所以我们家民主、和谐、团结、友爱;我们家的人性格都活泼、开朗、幽默、风趣;我们家的人都好学、上进、爱岗、敬业……

我爱读书,我爱我家!

作者简介:白祖彦,男,汉族,中共党员,大学文化。1967年5月出生于靖远县平堡乡。白银市作协理事,靖远县作协主席。在《*税务》、《甘肃日报》、《甘肃经济日报》、《甘肃政协》《甘肃税务》、《白银日报》、《白银文学》等刊物发表作品50余篇,三十多万字。2015年荣获白银市第八届“德艺双馨”文艺工作者称号,2017年荣获首届“靖远文艺奖”小说类三等奖。